第18章 迎亲(1 / 1)

这一幕也刚好落入了梳洗打扮好的邵玲茹眼里,原本是打着赴死准备的人,被这一幕震动了某一根心弦,是呀,六王爷这般宠爱自己的女儿,又怎么会让她收到什么委屈。

虽然说是皇帝下旨,但是阎敖柳还是按照所有女孩出嫁应该有的三书六礼八抬大轿,在七夕那日把杜惜儿娶入了六王府。

因为是七夕当日,街上本就十分热闹,宰相府到六王府的距离其实也不远,却被阎敖柳铺得红妆十里,坐在马上的他更一袭红衣长袍马褂,原本乌黑的秀发用冠给束了起来,胸前跨着一个大大的红色大花,鲜衣怒马,显示得更加的妖孽。

而坐在轿子上的杜惜儿责心情复杂,虽然说要代替杜惜儿为她完成这些事情等她来取代自己,她生在开放的二十一世纪有自己的人生,有一个好了五年的男朋友,二十五岁的她也不是什么纯情小女孩,但是现在还是不勉有一些紧张。

此时的杜惜儿一身红衣,凤冠霞帔、头戴凤冠,脸遮红盖头,上身内穿红绢衫,外套绣花红袍,颈套项圈天官锁,胸戴照妖镜,肩披霞帔,肩上挎个子孙袋,手臂缠“定手银”;下身着红裙、红裤、红缎绣花鞋,安安静静的坐在花轿里。

北印朝皇室及官员大户人家嫁娶是在午后,此时的夕阳也映红了天边,照在了所有人的心里,十分温暖。

一路上鞭炮齐鸣,锣鼓喧天,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井然有序,路旁铺洒着数不尽的玫瑰花,就连满城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绸带,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士兵,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比肩继踵,个个皆伸头探脑去观望讨论这百年难见的婚礼。

在暗处同时也有着一个穿了件暗粉半浸半晒漂白法青衣衫,腰间系着白色蛮纹锦带,留着一丝不乱的发丝,眉下是清澈明亮的眸子,身躯挺直,背上背着一把流苏宝剑的男子站在人群后远远观望。

“落轿。”伴随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在一个太监的尖叫声中花轿停止了下来,原来他们已经来到了阎敖柳的王府。

“请新郎举弓射轿帘。”依旧还是那个太监的声音穿来,伴随而来的则是刷刷刷的三箭声音。

在花轿落下后,新郎官手持弓箭向天、地与新娘空射三箭,寓意着象征逢凶化吉,能驱除新娘身上的邪气。同时也是要给新年一个下马威,要让她恪守妇道。

“新娘下轿。”阎敖柳把弓箭丢给一旁的墨清,快步上前走到了杜惜儿的身边,伸手就要去牵杜惜儿的手。

“王爷莫心急,你看你身上的红花球。麻烦您把它取下来,一头您拉着,另一头给新娘拉着。”

阎敖柳虽然心急,但也还是按照喜婆的说词照做。

“新郎新娘跨火盆,新娘踩瓦片。”阎敖柳在前面用红绣球小心翼翼的牵着杜惜儿,生怕她磕着碰着。

杜惜儿透过盖头下面的缝隙看着门口脚下的火盆,然后一脚便跨了过去。刚跨过去又看到瓦片,然后又在喜婆的呼声中踩了一脚瓦片。

最新小说: 霸道总裁爱上我 宠婚:娇妻太迷人 妃临天下:摄政王爷太嚣张 赐我一场星光坠落 万圣山的搞事精驾临人间 重回八零富甲一方 年下弟弟他又奶又茶 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在线 重生后把反派甜晕了 在霍爷心尖上撒把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