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魂归(1 / 1)

138魂归

看纪清这高兴的样子,赵小歌就知道十有八九是成了,“防毒面具搞定了?”

纪清笑道,“大致能成,今晚再去工匠那看看成品如何,若是没问题,钱大户那边就可以开工了。”

樊小花也道,“那太医老头也说,再有个几天,解药就能有眉目了,他先做了些清心丸让我带回来给大家先吃了。”说着从怀中拿出瓷瓶。

赵小歌接过瓷瓶,打开倒出来一看,只有几粒,“这也太少了吧?先不说城里这么多人,就是我们的人,也不够分啊!”

樊小花道,“别着急,这只是我先拿回来的一小瓶,给我们几个的,剩下的靖王会派人送过来。”

赵小歌这才放下心来,“你早说嘛,害我白担心。”樊小花吐了吐舌头。

纪清道,“还有两天就是春灯会了,一定要在春灯会开始前保证万无一失,更加不能走漏风声,以面造成恐慌。”

樊小花笑道,“这你就放心吧,我除了吃饭的时候以外,嘴巴都严得很。”

田歌道,“护城军谋逆之事,皇上已经处置,目前只有在逃的一个督尉和几个山贼士兵。”

樊小花兴奋道,“就这么几个人,跑了也掀不起大浪来。”

纪清道,“不能掉以轻心,最好还是要抓回来才让人放心。”

田歌道,“皇上已经派人进山搜捕了。”

赵小歌道,“现在只要确保春灯会安全进行,就没事了。”

田歌面色沉重起来,说道,“还有一个人。”

纪清脸上也添了丝凝重,“妖僧。”

赵小歌心中一沉,妖僧确实是个隐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坏大事,而且……

樊小花见气氛不对,忙安慰道,“常乐庵、香阁和知府那边都有靖王的人暗中盯着,不会有事的,别太担心了。”

田歌主动拉起赵小歌的手,紧紧握住,赵小歌抬起头看向田歌,笑着点头,“嗯,不会有事的。”

樊小花笑道,“这就对了嘛,听说春灯会可是这里的一大盛事,热闹极了,现在街上家家户户都在挂灯笼,夜市一定很好玩。”

纪清笑道,“你就知道玩。”

樊小花道,“那你到底陪不陪我去?”满眼杀气。

纪清想了想后,说道,“我尽量早些回来,若是还不晚,就陪你去看看。”

樊小花笑道,“嗯!那我在客栈等你。”

“真受不了你们,我们就先下去,不打扰你们了。”赵小歌说着就拉着田歌下楼去了。

樊小花疑道,“有很让人受不了吗?没有吧?”

纪清笑道,“笨!看不出来他们是想单独说话?”说着就去找吴进了。

见人都走了,樊小花索性就进去陪小皮球。

赵小歌到楼下坐好,叫小二送了几个菜上来,看田歌若有所思的样子,开口问道,“你怎么了?看起来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田歌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放进碗里。

赵小歌提醒道,“菜都掉出去了。”田歌这才注意到自己一个没留神,夹的菜放到了碗外面。

赵小歌生气道,“对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是不是皇上……”

田歌立刻道,“不是。”

赵小歌道,“你干嘛这么着急反驳?不是因为心虚?”

田歌放下筷子,看着赵小歌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北境。”

北境?之前不还送公主来和亲吗?赵小歌试探性地问道,“该不会,是要打仗吧?”

田歌点点头,“今日听秦瑾说的,丽妃跑回北境,说大同皇帝对她百般欺辱,还谎称她病逝,萨亚族大汉震怒,已经带兵压境。”

竟然是丽妃!没想到自己一时心软竟然酿下大祸。

田歌将手掌抚在赵小歌手上,柔声安慰道,“和你无关,若非萨亚族早有不臣之心,双方也不会兵戎相见。”

赵小歌心中难受,“可到底是我,递上了开战的由头。”

田歌道,“如今北境有宁王坐镇,萨亚族打不过来。”

一旦开战,总免不了流血牺牲,赵小歌抬头望向田歌,问道,“你是不是想去北境?”

见田歌有些迟疑,赵小歌道,“不用说了,我明白,建功立业一向都是男儿心中抱负,国家有难,自该义无反顾。”

田歌道,“我一定会平安回来。”

赵小歌笑道,“那是当然啊,你这么厉害。”说着从腰间布袋中掏出一枚红色的石头,形似红豆,交到田歌手上,“这是当日宁王送我的见面礼,你带在身上,或许有用。”

田歌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收下,放到了衣服内的胸口处。

赵小歌笑道,“忙了一天了,都没好好吃饭吧?快些吃吧,待会我们去街上赏花灯。”

田歌点点头,埋头吃起来。

赵小歌看着田歌不自觉笑了,但心里想的是,你要去战场,我不知吃了什么药,以后怕是无缘重逢。

越想越觉得伤感,眼眶渐渐湿润,“这里怎么有沙子,都进我眼睛了。”赵小歌边说边揉眼睛。

田歌担忧道,“没事吧?让我看看。”

赵小歌笑道,“没事,就是有点难受。”

赵小歌到底没能和田歌一起看成春灯会,北境军情急报,皇上匆匆返京,田歌和秦瑾当晚就动身去了北境。

春灯会当天,纪清忙的焦头烂额,樊小花带人在湖边发放面具和清心丸,赵小歌也在一旁帮忙。

忽然一阵恍惚,赵小歌好像看到了妖僧在冲自己笑,随即转身只留下一个背影,没人注意到,赵小歌跟着妖僧的身影迷迷糊糊地走进了人群。

周围人群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归于平寂,许久以后,赵小歌再次感觉到这具身体不属于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被人手牵动着的傀儡中。

眼前只有妖僧的那张笑脸越来越清晰,尤其是那额间的一抹血红色朱砂异常刺眼。

“从今以后,你要听命于我。”妖僧的声音不断地传入耳中。赵小歌也不自觉跟着重复,“从今以后,我要听命于你……”

忽然腹部传来一阵刺痛,将赵小歌的神志再次唤醒,赵小歌低下头,红色的利刃穿腹而出,温热的血滴到手上,原来这就是中刀的感觉,好疼……

赵小歌缓缓闭上了眼睛,恍惚之间仿佛听到了纪清和樊小花的哭叫声。

田歌,我们到底是,难以重逢了。

闹钟声嘀嘀嘀地响个不停,赵小歌伸手关掉,朦胧的双眼逐渐清明,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赵小歌伸出手摸了眼角,泪痕依在。

正文完。

最新小说: 清穿之康熙锦妃 重生之王者归来 重生八零学霸小神医 天才狂妃:逆天言灵师 一念悲欢许君卿 第一神凰 帝凰双绝 权爷枭宠神秘娇妻 重生炮灰大翻身 重生八零有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