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欣喜(1 / 1)

帝京,权府。

以权府为中心轴向南北延伸开来,是整个M国的政治中心地带,这方圆百里居住的最近的邻居都是M国的首脑干部。

权府是M国传承至今的老建筑物了,曾经住过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也是从几百年前开始传承下来的建筑区。

上百年的古木是这里的标志之一,红砖白瓦,四方院落,带着这个国家最为独特的传统风格。

大门的两侧透明的玻璃内,纹丝不动的站立着两名穿着制服的士兵,手上最近型号的机枪在阳光下泛出冷硬的光泽,他们目视前方,眼中带着毅力和坚韧。

这里是距离正门一千米的地方,有着健全的安保系统,想要进入这里的的车辆和人必须有许可证和通过严密的安检才行。

在这里无论何时何地,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一辆铁灰色的车子驶入铺陈精细的石板路上,其后紧跟着的两辆车子停在了远处的门口,车辆方才挺稳了,上头的人动作迅速的持枪而下,一字排开守在了门口。

最前方的灰色车子并没有受到阻拦,长驱直入,直接进了权府的中央地带,权家人的所在处。

亭台水榭,江南楼阁,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布置传承。

灯火通明的大厅内,水晶吊灯反射出来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大厅的所有角落,面积大的惊人的客厅内,木质地板被打扫的一尘不染。

这里是属于权家的宅邸,四周弥漫着庄严肃穆的氛围,,权家是整个国家最为神秘的家族世家,权丰更加是手握重权,对于权丰整个M国上下都是称颂之声,因为他的上位,让原本并不是那么太平的M国近年来减少了战争,边境地带得到修生养息。

再加上还有战功赫赫的权璟霆加持,可想而知整个权家的地位。

不过权丰的父亲权老爷子一生从战火之中而来,是M国赫赫有名之人,早些年打仗的时候吃得苦多了,自然住的地方也不会太过奢华了,整个权府只不过是面积大了些,装修之下也都是十分低调简单的。

苏落英习惯了自己在厨房忙活,她这个第一夫人,平时除了陪权丰出访之余,在家中也和普通的家庭主妇是一样的,习惯了为忙碌的丈夫和孩子们准备晚餐,这也是她最幸福的时候。

权璟霆进门的时候,厨房里已经传出来饭菜的香味,他鼻子灵,一下子就闻出来这是他喜欢吃的菜。

“回来了。”沙发上的人率先看到他,合上手中的报纸张口。

他身后的林枫站得笔直,对着面前的男人敬了个礼,“先生。”

权璟霆默不作声的点头,走过去坐在了父亲对面,林枫安静的站在他身后,看着两人的交谈。

权丰摘下鼻梁上的金丝边眼睛,一双鹰眸看向了自己儿子,含着无以伦比的锐利,带着皱纹的脸上多少能够看得出来,权璟霆脸上同他的相似之处。

“这次的出去做的不错,你辛苦了。”权丰瞳孔中映射出自己儿子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接下来你就好好休息吧,给你一个月的假期,营地那边就交给手下的人去跟进吧。”

权璟霆抬眸,凤眸之中毫无温度,“不用。”

“你懂得努力是好事,但是也不能不管不顾。”

毕竟也是自己儿子,男人的有血性是再好不过的,怕的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只不过权璟霆这些年太过努力,从来没有考虑到私人问题,也带来了不少的困扰。

还没等权璟霆回答,这边的苏落英走出来,在他面前放下一杯水,“听你爸爸的,你这几年也辛苦了,给自己放个假不好吗。”

她脚上穿着柔软的拖鞋,穿着简单舒适的间家居服,保养得当的脸上画着淡妆,看上去要比丈夫权丰年轻很多,一双手掌白皙小巧,指尖修长,保养得当。

权璟霆喝了口水,手上把玩着杯子张口,“这段时间挺忙的,过了这段再说。”

“儿子,你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这么多年你身边清清淡淡的,别的妈妈都是上赶着赶走自己儿子身边的莺莺燕燕,可是就妈妈想往你身边塞女人。”苏落英语带埋怨。

权璟霆现在已经二十七岁了,一般按照正常男人的人生轨迹来说,就算是没有结婚生子,也已经有对象了,可是自己这儿子,十米开外禁止雌性靠近。

她有种自己一辈子都抱不到孙子的感觉。

说到这里,苏落英靠过去,满脸期待的看向自己儿子,“我听说昨天有个姑娘和你一块儿跳舞了?是哪家的姑娘啊,你们认识多久了?几岁啊?长得怎么样?”

一连串的问题扔出来,让权璟霆淡然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林枫。

后者咽了口唾沫,这事儿他也没办法啊,虽然所有的媒体已经封锁消息了,但是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收到的风就给他打了电话了。

别看苏落英看上去柔弱,毕竟也是第一夫人,不说几句,他就被套进去了,能说不愧是权璟霆的母亲吗。

“你看他干什么,跟你跳舞的又不是林枫,你告诉妈妈,那姑娘是哪家的?”苏落英急忙道。

权丰扫了眼对面的妻子,他这个童心未泯的妻子啊,这么多年也是被儿子的不近女色给着急了。

“妈,您要是闲着就多出去走走,逛逛街什么的,不要总是听外头那些有的没的,流言蜚语,时间长了,会降低智商。”权璟霆张口道。

林枫泪流满面,有些无奈,爷这意思是要把他跟那位清小姐跳舞的事情撇的一干二净了,既然这样一开始就把人给推开多好。

夫人,这是事实,他的确没撒谎啊,没撒谎。

一看这样子苏落英就知道,要么就是那个环节出问题了,毕竟她听到这消息的时候都消化了很久才找的林枫确定的。

以她对权璟霆的了解,如果是真的有意思的话,他肯定是一口答应了的。

心里头有些失望,苏落英起身,有气无力的张口,“上去叫爷爷下来吃饭了。”

这落差可不是一般的大。

权丰看着妻子离开的背影,挑眉之后继续看书,对自己这儿子的异性缘,他是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不过真的是命定之人的话,自然是不用他们多操心的,该来的总会来,不会来的你强求也没什么用。

最新小说: 在霍爷心尖上撒把糖 重回八零富甲一方 万圣山的搞事精驾临人间 赐我一场星光坠落 年下弟弟他又奶又茶 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在线 霸道总裁爱上我 妃临天下:摄政王爷太嚣张 重生后把反派甜晕了 宠婚:娇妻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