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权爷枭宠神秘娇妻 > 第125章 你和我们不一样

第125章 你和我们不一样(1 / 1)

苏云和林萧在报社门口被袭击的事情第二天便登上了帝京日报的头版头条,报社的记者被攻击,这个是很多新闻业界的人最关注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几乎是行业内时常见得到的事情。

只要你选择了这个说出真相的职业,就一定会得罪人,有权有势的人,怎么可能容许自己被这些记者设计了,这样的警告,是在正常不过的。

报纸上写的也是十分简单,并没有将田铎带进去的意思,但是普通民众看在眼中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不少人义愤填膺的将这件事情联系到田铎的头上去,肯定是这人因为自己的事情起了歹心的报复。

社会上的愤怒越来越大,叫喊着让田铎下台接受调查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清晨总是带着冷意的,早上雾气环绕,秋天总是带着凉意,不少人身穿风衣走在街上,那些天的短袖长裙已经不适合这两天的天气了。

权家。

绿化环境极好的权府这会儿也是雾气萦绕的,因为背靠青山的缘故,早上总是格外清冷一些的,这会儿也是一样的,尤其是在入秋之后,更加凉了。

今天早上是难得的权雨琳起的早的时候,也算是她心情好的时候了否则也不会太阳还没出来就已经睁开眼睛了,餐桌前依旧是那几个固定班底,不过这两天好像也不是那么忙权璟琛和权丰都在家吃早餐。

这会儿老爷子已经晨练回来了,身上穿着灰色的运动服神采奕奕的走下来,正好遇上了从楼上下来的权雨琳。

“爷爷早。”她叫了声。

老爷子瞪了她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早?”

“早上七点半,爷爷不是每个人都跟您一样觉少的,我睡眠比较重,毕竟我年轻不是吗。”权雨琳狡辩道。

“歪理,我看你就是这几年在外头养出来的坏毛病,从明天早上开始你给我六点钟起来,陪着我去晨练,也动动你那把懒骨头。”老爷子说着往餐桌那边去。

权雨琳肩膀垮下去,小时候也练到了十八岁,如果不是她外出上学去了,恐怕这会儿也是风里雨里,六点钟起的人。

“过来吃早餐。”苏落英张口叫道。

权雨琳是最后一个入的餐桌,这会儿权家权璟霆也不在,自然是她最小,坐在最末尾的位置,权丰和权璟琛都坐的笔直,背脊挺直,再中规中矩不过的坐姿了。

被爷爷训练过的都是这样的,她不由的撑直了身体。

“快吃吧,待会儿你不是还要开会吗?”苏落英将咖啡放到了权丰的手边。

“这两天你们也难得闲下来了,璟琛,到苏家走动一下,和苏珂最好将婚礼的事情给定下来了。”老爷子对着权璟琛吩咐道。

后者点头,跟着动作优雅的开始吃早餐。

权雨琳是这餐桌上被嫌弃的最彻底的人,也没多说什么,将放在桌尾的报纸拿起来,对于权家来说,任何时候的新闻都是不能够错过的,所以权府每天光是送过来的各类国际国内的大小报纸就有好几份。

反正也无聊,翻着看看也是好事。

刚刚将手上的报纸摊开,她喝牛奶的动作一滞,一个醒目的标题映在她眼中。

著名记者苏云在帝京日报门口被袭击,现已送往医院,与其一同被攻击的疑似报道卫生局局长田铎的记者林萧!

“怎么了?”她身边的苏落英看到权雨琳的样子变化张口问道。

怎么变的这么严肃了,这权雨琳也不像关心国家大事的人啊。

“苏云被袭击了!”权雨琳说着将报纸摊开,“现在人在医院。”

苏落英接过来看了眼,“肯定是这两天卫生局长的新闻闹得,记者这行业也是高危职业。”

权家的三个男人看了眼这边的动静,这件事情他们也都知道,毕竟是每天都看新闻的人,田铎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恐怕这会儿也没人不知道了。

“那也得是有良心的记者才是高危职业不是吗,如果苏云不报道这件事情,将这件事情压下来,为权贵服务,恐怕能够得到不少的封口费吧。”权雨琳不以为然。

老爷子听了她的话也跟着点头,“对,苏家那三个女儿,说实话,就这第二个着调的,毕竟也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多多少少是要有良心的记者。”

听了这话权雨琳偏头看了眼权璟琛,发现男人面上的表情毫无波动的时候眉眼一挑,这好歹也是他未来媳妇的家,这么不在乎的。

“爸,这事儿你们不能管管吗?”权雨琳看向了一旁的父亲。

权丰取了餐巾擦擦嘴,拿起一旁的咖啡,“这件事情还不能够越级管理,虽然说案件的影响挺大的,但是说白了也还只是官员的个人行为,道德问题,暂时还报不到国院来。”

这话说的倒是真的是对,毕竟田铎虐猫是他的道德出现了问题,在业务上好像没出现什么大的问题。

“这件事情监察机构会去调查。”权丰跟着补了一句。

“不过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道德败坏不说,想必在工作上也是有些问题的。”老爷子张口道。

这件事情还没大到要权丰出面的时候,监察机关会对田铎的私人品德进行调查,如果真的查出来他任职期间出现的重大失误,有法律进行规范。

“不过我们和苏家到底定了亲事,大哥,你有空吗?”权雨琳看向了还在用餐的哥哥。

权璟琛抬头看了她一眼,手上的筷子并没有停下来,“你要做什么?”

“我们俩一块去看看苏云啊,毕竟那是你的小姨子。”

“没空。”权璟琛果断拒绝。

苏落英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你怎么想的,这样的事情哪儿有男人去看的,你大哥和苏珂还没几乎,外界也还不知道,这会儿你让他去看苏云,有不好的谣言传出来怎么办。”

这个她倒是没想到,哪儿想那么多了。

“雨琳倒是提醒我了,苏家和我们好歹也算是定下来了,不过这都忙着,再说了我们都过去也未免有些小题大做的意思了,就雨琳过去看看吧。”老爷子吩咐道。

权雨琳抬头,满脸的不悦,“为什么是我。”

她只想看戏,不想看病人。

虽然想去凑热闹,但是就她一个,未免有些不太合适的样子。

“这里还有那个跟你一样成天游手好闲的,让你去就去,你不是和苏云挺投机的吗。”老爷子板着脸道。

权雨琳环顾四周,还真的没有人比她更加有空的,她这个无业游民是被嫌弃了吗。

“你就代表我们权家过去看看吧。”苏落英张口道。

权雨琳点头,既然老大都发话了也只能这么办了。

“不知道权小弟这两天跑哪儿去了,快中秋节了也不知道他回不回来。”权雨琳懒洋洋的说道。

如果不是她这么一提起,对面这几人还真的把中秋节给忘记了,一年又一年,苏落英已经习惯了孩子们都不在身边的中秋节了,久而久之也就没什么期待了。

不过今年璟霆休假,想来也是会在家里头过节的。

“对啊,中秋节快到了。”权丰反应过来道。

去年的中秋节他受邀出访G国,也没回家,今年应该也不会出国访问了。

“要不然,我们让他把清妤带回来过节呗,大哥也把苏珂姐带回来,多热闹啊。”权雨琳兴高采烈的建议道。

“胡说八道,这还什么都不是呢就带回来,这传出去名声多不好听。”苏落英再次否决。

“那这两天清妤还和权小弟一块在H国出差呢。”权雨琳不满道。

再晚点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说不准过两天都把孩子给抱回来了。

老爷子看了眼对面的权雨琳,跟着张口,“你知道这两天那小子到H国是跟谁一块去的?”

对于权璟霆的事情他也很少过问,毕竟孩子长大了,而且这孙子也十分的出色,让人省心,但是这感情方面的事情,老爷子还是得关心一下。

“清妤啊。”

苏洛英心里有了计较,这清家和他们,是免不了要做亲家的了,这么多年了,这缘分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爷爷我吃饱了,你们慢用。”权璟琛起身,带着西装外套走出餐厅。

老爷子叹了口气,没想到最后璟霆喜欢的,还是清家的姑娘,这都是命啊。

“爷爷,您也不用这么感伤,当年和权小弟定下婚约的女孩子不就是清家的吗,虽然此清家非彼清家,但是好歹也是姓清的,你也算了了夙愿了。”权雨琳张口道。

老爷子瞪了她一眼,“你倒是挺会算的。”

“那是。”

权丰也知道老爷子心里头不舒服的,毕竟谁都过不去这个坎不是吗,但是很多事情,还是真的不能够太过于计较的,虽然现在的清家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清建业也真的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但是璟霆是真的看上人家姑娘了,这是事实。

“璟霆如果真的喜欢这清妤,也是一件好事,总比像以前那样的让我们担心,爸您就放宽心吧。”权丰张口道。

“谁家的姑娘不好,偏偏看上了清家的,清建业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清楚,和清家攀上亲家,不会是什么好事。”老爷子张口道。

“您是讨厌清家,可是别把这样的情绪带给人家清妤了,长辈的事情和晚辈可没什么关系。”权雨琳悠悠的提醒道。

“这个用你说?”老爷子哼了声。

他看上去是那种人吗,一码归一码。

只不过这详细情况还是得见到清妤才能够知道,这姑娘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苏落英看了眼两人,没再说话,她心里和老爷子的想法是一样的,当年清水选择在权家和清风家最困难的时候抽身而去,断了所有的联系自保,这时候再寻回来,她心里还是有隔阂的。

“不说清家人是怎么样的,爷爷,你不是不了解权小弟,能被他看上的女孩子,能是一般人吗,不说清家怎么样,你们要棒打鸳鸯吗?”权雨琳不满道。

“这倒不会。”苏落英张口道。

不过如果权璟霆能够换一个女孩子,他们会比现在要更加的高兴。

“你告诉他,这个月挑个时间把人带回来,如果不带回来,以后也别带回来让我看到。”老爷子说完这句户之后起身,慢悠悠的背着手往门外去了。

权雨琳看着自己家里头这个别扭的老头子,差点噗嗤笑出来。

明明就对人家清妤挺好奇的,还揣着不肯放,别扭的老头。

权丰也跟着起身随着老爷子一同出了餐厅,原本刚才还挺热闹的餐厅里头这会儿就已经只剩下了苏落英母女了。

“妈,您现在对清妤还有想法吗?”这餐厅里也只剩她们了,权雨琳凑过去张口。

站起来准备离开的苏洛英伸手摸摸女儿的脸,“只要璟霆喜欢,她也爱我儿子,我当然没什么好反对的。”

哟,这思想觉悟挺不错的,还是那个第一次见面就给人家吃咸糕点的“恶婆婆”吗。

“你也别在这儿杵着了,吃完之后就出去吧,不是要去看苏云吗。”

“对哦!”反应过来的权雨琳哼哧哼哧的开始用餐。

苏落英看了眼她的样子摇头轻笑,不过这苏云好歹也是璟琛的未来的小姨子,权雨琳过去也是代表权家过去的,不能失了礼数。

“帮我前两天买回来的血燕拿过来给雨琳。”苏落英对佣人吩咐道。

她转头看向正在吃东西的权雨琳,“过去的时候给苏云带过去。”

权雨琳打了个OK的手势之后,苏落英走出了餐厅,的确,苏云住院他们去看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让权雨琳去看是最合适不过的。

……

帝京第一人民医院,从被打伤之后送过来,这是第二天,昨天夜里林萧被送进了特护病房,他腿断了,胳膊断了这些都是外伤,先不提,最重要的是他脑后受的伤,情况的确是不太好。

同事也都陆陆续续的过来看过了,只不过也都是见到了受伤程度比林萧要轻一点的苏云,那些人想来也是控制了手法,否则她不会只是断了手受点皮外伤。

立案侦查想来也是查不出什么的,已经是有备而来的凶手,不可能会被你轻易抓到。

苏云手疼的一晚上没睡着,这会才好一点,苏珂倒是给她请了护工,这次的事情虽然苏珂也被她惹生气了,但是也没有不理她,毕竟人伤成这样,苏珂也是心疼。

“苏小姐,要打针了。”护士推着推车走进来,上面整齐的排列着药物绷带之类的东西。

苏云点头,将没有打石膏的一只胳膊伸出来,护士上前将她的袖子掀开,消毒之后准确的找到了她的血管,针头精准的扎入了女人的血管,回出来的血迹很快便溜回去。

“好了。”护士将她的手放回了被子里头,推着推车走了出去。

她从昨晚上开始负责苏云的病房,也是知道这人的身份的,毕竟新闻闹得那么大,医院门口还等着不少记者想要采访苏云的,医院里的人也都知道苏云的身份。

但是奇怪的是,从昨天紧急送进来之后,除了苏云的姐姐之外,好像苏家没有人过来看她的,苏市长连面都没露一个的。

不过市长大人忙着,这也是情有可原的,护士推着推车回了护士站。

苏叶过来的时候特地换了身衣服,也知道外头有不少的记者守着,她穿着不能太过寒酸,也不能太招摇,精心挑选了一套素净的衣服换好之后她到花店选了一束康乃馨抱着往医院来。

女人脸上戴着墨镜,但是还是能够看得出来露出来的半边脸上抹得的艳红的口红,她抱着花没有停顿,直接往苏云的病房过去了。

“这位小姐,请的等一下!”身后护士站的护士追过来。

苏叶转身看着她,“怎么?”

“抱歉,您是要看谁呢?我们这边需要做一个登记。”

苏叶歪头看着护士不动,张口吐出来的话懒洋洋的,“我看苏云,你登记吧,我叫苏叶。”

这苏家来人了,护士也不敢乱动,只能对着她鞠躬道歉,看着她往苏云的病房里头过去。

苏家的人都是这么趾高气昂的吗,这小姐身上的香水味,是真的挺熏人的,就算有有钱也不能把整瓶香水都给倒在身上啊。

护士揉揉鼻子回了护士站。

苏叶推门而入的时候苏云刚好准备吃早餐,人刚刚进来就闻到了飘过来的一股子香水味,浓郁的化不开,有些呛鼻子,苏云眉头一皱,转而抬头看着门口的人。

“二姐,好点没有?”苏叶径直走进来,将手上的花放到了柜子上。

苏云低头喝了口汤,“还没死。”

“别这么说,是爸爸让我过来看看你的。”苏叶看着她微笑。

苏云手上的动作一顿,顿时觉得这汤也喝不下去了。

“然后呢?如果我没死的话是不是还要再扎我两刀?”苏云脸上带着冷笑。

她一开始并没有将这件事情的知情人范围内划上父亲,慢慢的,这些迹象也不容她不怀疑了,也容不得她不去怀疑。

“二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爸最近工作真的挺忙的,我们做子女的总是要谅解的,不能帮不上忙还添乱不是吗。”苏叶语调柔和,眼中带着嘲讽。

苏云这下彻底吃不进去了,看向了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护工,“阿姨,您把这些收了吧,我不想吃了。”

护工也没多耽搁,动作迅速的将她面前的餐具都给收了起来。

“看上去你也不是伤的太重,爸爸也不用过来了。”苏叶跟着说道。

“你也看到我了,我还活着,你满意了吗?可以回去交差了。”苏云皮笑肉不笑的张口。

两人从来不对付,就算是这么长时间了,也还是这样,这苏叶心里头不把她当姐姐,她也不会把她当妹妹,能够和平共处是最好的,但是如果有人硬是要找茬的话,她是真的不会给面子的。

“二姐,你也别对我冷言冷语的,我们毕竟也是姐妹不是吗。”苏叶自顾自的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行,你说说,你对我的伤情有什么想法。”

苏叶笑了笑,语重心长的张口,“你也知道这两天爸爸正是最关键的时候,你跟我帮不上忙就算了,你也不用帮倒忙啊,田局长的事情多多少少肯定是会影响到爸爸的,你怎么这么看不透。”

“其实我觉得你这伤也不是那么重,如果对方不是看在爸爸的面子上,我想你应该和那个男记者一个下场了。”苏叶看着她手上的绷带说道。

“就因为田叔叔这件事情,不光光是大姐忙着怎么收场,就连我也是跟着胆战心惊的,二姐,你好歹是姓苏的,我们凡事都得为爸爸考虑一下不是吗。”

这些话昨天刚刚从苏珂口中听到,现在又听到了苏叶这么说,虽然苏珂的话不是这么的直白,但是意思却是这么个意思。

苏云抬头看着她,语调冰冷的吐出一句话,“苏叶,这么多年我讨厌你,果然到现在我最讨厌的还是你。”

对面的人倒是丝毫不在意,看着病床上的女人,眉眼弯弯,笑的灿烂,“彼此彼此,二姐,你不喜欢我,同样我不喜欢你,你跟我这么多年不是都这样过来的吗?”

这是她们之间的现实,相看两厌,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你知道这么多年父亲为什么不喜欢你吗?”苏叶突然说道。

苏云眯眼看着她,等着女人的下半句话。

“因为你不像苏家人,你和我们,从来都是有区别的,你的心从来没有放在父亲身上,同样的,他也不会把你当做苏家人。”

苏叶说的,恰恰是这么多年苏云从未做到的。

“爸爸让我告诉你,希望这次你能够有所醒悟,你想要做的事情,不可能做得到,他能够放任你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也能够随时随地将你拉下来。”苏叶将父亲的话传达到。

紧跟着她慢悠悠的起身走到苏云面前,伸手摸了摸她打着石膏的手臂,“二姐,你们只不过是为有权有势的人服务的小角色而已,无论你再怎么努力,都斗不过权势,所以才会有那么的人喜欢钱财,再正义的人没有钱也会饿死,二姐,你还是早点看清楚才好。”

苏叶伸手波动自己的大波浪卷发,说完这句话之后如同胜利者一样的拎着包包走了出去,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响声如同敲打在苏云的心口一样,咚咚作响。

“你们只不过是为了权势服务的小角色而已……”

苏叶那句话,一直在她耳边萦绕不断,如同被诅咒一样的。

她低头看着自己打着石膏的手臂,眉眼泛红,也许她说的是对的,作为女儿,她的确是对不住苏家,但是到现在,她无愧于自己这份职业。

至少行走在阳光下的时候,她有种无比的荣耀之感,能够光明正大的走在白日里。

“扣扣……”一阵敲门声将苏云拉回现实。

她转头就看到权雨琳站在门口的位置。

“进来吧。”她张口微笑。

权雨琳拎着东西走进来,喘着气在她对面坐下,“门口太多记者了,我好不容易才挤进来。”

“不好意思,让你挂念了。”苏云客气道。

对面的人是权家的,以后苏珂是要和她对面的权雨琳成为一家人的,多多少少也要搞好关系,不过对于权雨琳,她是挺有好感的。

“没事,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也不用这么客气。”权雨琳看着她说,“刚才我好像看到你妹妹了。”

那个样子,真的一眼就看得出来是苏叶。

“嗯,她过来看看我。”

权雨琳有些迷惑,那穿着就不像是过来看病人的,自己姐姐住院,不是应该在这儿守着的吗,怎么好像有种走了一个过场的感觉。

“你伤的怎么样?”权雨琳说着看向她的手。

苏云脸上还有明显的淤青,手都打上石膏了,这伤也不会轻的啊。

“没事儿,手断了,其余也没什么大问题。”苏云故作轻松道。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这未免也太过分了,这些人简直就是目无王法!”权雨琳义愤填膺,“警察局已经立案了吧,想必也肯定会找到那些歹徒的!”

苏云脸上带着微笑,倒是不像权雨琳这样的情绪激动,“但愿吧。”

后者看了眼她脸上的伤,在她床边坐下来,看着她嘴角的伤口,“也不是我多说什么,我能不能问问你啊,其实我也特别好奇,接下来你们要怎么做?”

都伤成这样了,这新闻还要继续吗?

“你是在问我们会不会停止播报这则新闻?”苏云看着她说。

权雨琳点头,“我知道你们不会停下,不然也不会将你们受伤的消息放出去,我是想知道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办,你们手上会不会还握着什么大料的?”

帝京日报只是将田铎虐猫的事情发布出去就已经有记者被报复了,接下来她们打算怎么做?

“没什么大料,只不过对于田铎这样的大人物来说,有一点小错都会被社会放大,更别说虐猫的事情了,虐猫案件已经在社会上引起了十分大的反响了,我们选择报道也是因为影响力是真的很大。”苏云半知半解的说。

其实更加深层次的原因,权雨琳也懂,真金不怕火炼,如果田铎真的是个问心无愧正直的官员的话。这件事情也不会牵扯出什么东西。

不过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田铎的确是不简单的。

“你们记者也不是什么十分安全的职业呢,那意思是现在你们不会放弃了?”

“现在这新闻也不是我跟进的了,报社那边会重新换记者跟上。”苏云说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臂。

权雨琳点头明白,她从第一眼就觉得这苏云给人的感觉让人舒服,是个十分适合交朋友的对象,现在看来她的眼光十分的不错。

“那那个和你一起受伤的记者呢?他怎么样了?”

“他,情况不太好,现在还在特护病房。”苏云情绪明显的有些低落。

权雨琳打了个手势表示理解,跟着张口,“不管怎么样,你们这次大难不死,肯定必有后福。我会一直追下去的,一直到看到最后的结果为止。”

苏云看着对面的女人,这权家大小姐,的确是和旁人不一样。

“那正义的苏记者,要记得加油,我会给你们声援的。”权雨琳说着还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病房里再次空空如也,苏云长于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挺累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早上的报纸新闻她已经看到了,也知道主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他们,让大众知道他们在这个医院里头的话,对方背地里再次对他们下手的机会就会小一些。

但是苏云却是知道的,这样是最容易激怒对方的,恼羞成怒,是什么都会做出来的。

已经有不少饲主到警察局报案了,人数也很多,田铎在下午的时候会接收警方的传唤,配合警方的调查。

不过从卫生局副局长早上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做出的声明,对方在护着田铎这是毋庸置疑的,田铎也公布了视屏,帝京公园内被拍到的硫酸泼猫的事情承认了。

说是因为工作上的压力十分重,所以那天也是鬼迷心窍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对社会上造成的恶劣影响十分的抱歉。

但是之前的那些硫酸泼伤宠物的事情,并不是他做的,和他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承认了帝京公园的事情,但是却否定了自己是一系列硫酸伤害动物的人。

虽然网络上骂声一片,但是也有不少人站在田铎这一边,不过到底是真的还是水军,就没有人知道了。

她这样子是没办法再参加工作了,但是希望主编能够最终撑住,不要被上级的压力所影响,最终将事实的真相放在大众的面前。

最新小说: 霸道总裁爱上我 宠婚:娇妻太迷人 妃临天下:摄政王爷太嚣张 赐我一场星光坠落 万圣山的搞事精驾临人间 重回八零富甲一方 年下弟弟他又奶又茶 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在线 重生后把反派甜晕了 在霍爷心尖上撒把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