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中秋(1 / 1)

中秋节原本是合家团聚的日子,每一年当中的这一天,都会让人格外的想家,可是对于帝京来说,这段时间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就算很多大众的目光放在萧林的案子上,在这一天也都松懈不少,没什么比自己家里头的团聚要更重要的。

萧家,今天和往年的氛围的确是不同,往年萧林是因为工作的缘故不一定能能够回来陪萧晓母女两一起过节,而今年,是回不来。

赵娇特地问过监察机构的人,能不能够将萧林放回来,让他陪着家人将这顿饭给吃完了再回去,却被回绝了,这件事情的影响程度够大,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所以萧林是没有被保释出来的资格的。

就连赵娇的公司也已经被监察机关入驻,所有账目全数冻结,在进行的项目也全部都已经停下来,势必要查清楚所有每一笔账目的来源。

银色的房车奔驰在回萧家的路上,赵娇坐在后车座上,满脸的倦怠,连着一个星期的时间,她都已经连轴转了这么长时间了,不是不想休息,而是睡不着,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萧林的脸,就算睡着了也是噩梦连连,索性也就直接不睡了。

车子停在了一家蛋糕店前面,秘书下车进店取了一个礼盒出来,礼盒上写着几个字,中秋限定。

这是萧晓最喜欢吃的,赵娇这会儿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去安慰萧晓了。

“那对老夫妻查的怎么样了?”赵娇捏着眉心发问。

秘书将礼盒放到了一旁,“底子很干净,和普通人一样,他们两人都没有在银行有户头,所以没有查到资金汇入的情况。”

这样年龄的老人就算有本存折,也都是点退休金,每个月千把块的那种,至于其他的户头,是绝对没有的。

“那边盯着的人也说,他们在乡下生活的的确很稳当,没有见到任何人去找过他们。”

赵娇低头看着手上的东西,“今晚上让他们悄悄的进去看看,既然不是往户头上汇的钱财,那么肯定直接是给的现金。”

只要能够在他们房子里头找到对方给的钱,很多事情就算不用解释都能清清楚楚了。

“赵总,您不怕那些人将人转移走吗?”

目前这对老夫妻的证词是对萧林最有利弊的,所以对方如果知道了他们已经盯上了这对夫妻,恐怕会真的将人带走。

警方已经找了他们两三次了,再三确定之后是不会再为难这对老人,所以是绝对不会再传讯他们了,所以就算消失了,警方一时半会儿也是不会注意到的。

“他们不会打草惊蛇,只要对方死咬着不松口,人在哪儿都是一样的。”赵娇张口道。

这年头也不实行严刑逼供这一招,证人也不是嫌犯,问过两次了,就不会再去找了。

“我明白了,今晚上我让他们进去找找。”

只要能够人赃并获,那对夫妻这样的收入状况,是不可能有大量现金在家里头,只要找出来那些人给的好处费,自然就能够翻供。

车子很快停在了萧家门口,对面那片小区万家灯火,每个窗户都亮着灯,赵娇站在门口,似乎能够看得到窗户内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景象。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秘书看着她。

赵娇点头,“中秋快乐。”

秘书鼻头一算,“您也是,萧先生很快就会平安回来的,您别太担心了。”

赵娇拎着盒子进了客厅,秘书和司机掉头往市中心回去,两人心里也是十分的担心,赵娇这么多年精明干练,能够将公司做的这么大,也是有她的本事在里头的。

萧先生为人谦和,他们跟着赵总这么多年了,赵总对他们也是十分的厚待,人总是知恩的,他们心里自然是还真心实意的替赵娇担心。

这萧小姐平时的确是任性了些,带着自尊的骄傲,可是这次,是的确误打误撞的帮了他们一个忙,这次萧家出了事情,萧小姐也是长大了不少。

但愿能够没事。

萧晓坐在客厅里头,佣人已经都被她放回去了,中秋节,也都是要团圆的,桌上放着已经做好的饭菜,往年这个时候,她跟母亲都会等在客厅里头,等萧林回来。

虽然有的时候不一定能够等到,但是两人至少有个念想,今年这中秋,过的的确是十分的压抑的。

“等着我呢。”赵娇站在门口扬扬手上的盒子,“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蛋糕,还有月饼,一会儿吃了晚餐我们一块吃。”

今晚,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月亮,天上也不知道是被云层盖住了,还是雾霾,总之让人心情沉重无比。

“妈......”

“过来先吃饭,我饿了。”赵娇打断了萧晓的话。

她看着母亲脸上的倦怠神色,接过她手上的月饼走到了餐桌那边,连着这几天赵娇都没有回来吃饭,萧晓也是知道她累了。

“您喝口汤吧,这两天你是真的累了。”萧晓将佣人熬好的鸡汤放在了她面前。

“这两天是真的没好好吃饭,这会儿闻到这味道才知道饿了。”

萧晓看着赵娇的样子,也知道母亲这会儿烦心,什么都没忍心问出来。

赵娇喝了口汤,伸手盛饭,看着丝毫未动的萧晓,“怎么不吃啊?”

“我,吃不下。”

赵娇动作停了停,跟着张口,“你看看这不是和往年一样吗,每一年不都是我跟你一起过的节吗,今儿没什么不同的。”

“可是,往年爸爸是在工作。”萧晓神色低落。

和今年,不一样。

“没事的,晓晓放心,你爸爸不会出事的,等到他出来了,我们一家人出国旅行,去个一年两年的,怎么样?”赵娇安慰道。

她点头,这么长时间了不能让赵娇在外面忙活的时候还顾及到她的情绪。

“我知道妈妈,您放心吧,我等着爸爸出来。”

到那时候,萧林也许就能够真的放下帝京的这些纷扰,同赵娇一起环游世界,不用再想现在一样的让人提心吊胆的。

“多吃点,这两天你也累了,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那对老夫妻住在哪儿的?”赵娇看着她问道。

萧晓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说的也是不清不楚的,只是告诉了她李伟的父母搬走了,那时候她忙着公司的事情,也没来的及问的清楚。

“我跟着苏云去的。”

“苏云?”

苏家二小姐,也就是报道萧林案子的记者。

“嗯,那天我到帝京日报门口遇上了她,因为好奇她身上还带着伤不在医院好好休息,我就跟着她去了......”

萧晓将那天的情形详细的同赵娇描述了一遍,赵娇听着她的诉说,眉头慢慢的蹙起,紧跟着又松开。

这苏云是将萧林案子放出来的人,这点毋庸置疑,毕竟那份录音采访文件是苏云的,但是这会儿苏云却自己找了李伟父母,还直言说出了他们是被收买的这件事情。

苏云,莫不是知道了什么。

“看来这位苏家二小姐,是知道了挺多的事情啊。”赵娇动着筷子说。

“我也问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她说,在弥补过错。”

赵娇这下彻底顿住了,苏云是真的知道什么,看来她有必要见见这位苏云小姐。

“快点吃饭吧,一会儿我们到阳台上看看有没有月亮。”赵娇点着她面前的碗筷。

萧晓点头,就算再怎么不想吃,还是陪着母亲一起,她不能看着赵娇这段时间就这么忙活,最后身体垮掉,至少别让赵娇再操心自己了。

今晚上天气的确是不好,天黑到现在,一直都没看到月亮,天空暗沉,像是有什么东西遮住了一样,看来月亮是不会出来了。

赵娇和萧晓坐在二楼阳台上,看着她将自己带回来的蛋糕吃的干干净净,她伸手取了一块月饼,萧林最喜欢吃的,就是五仁月饼,往年就算他不回来,自己都会将月饼送到警局的。

看来今年他的份,只能留着等到他回来了。

“妈,你先去休息吧,你已经连着工作了好几天了,明天早上不是还要去公司吗?”萧晓看着她说。

赵娇看着她点头,伸手将月饼放到她面前,“中秋节总是要吃块月饼的,你刚刚蛋糕吃的太多了,一会儿动动身体再去睡。”

“嗯,您放心吧。”

赵娇进了房间和上门,刚才强装的精气神便衰落下来靠着门板脑袋低垂,浑身无力,房间内一片昏暗,只有床头的壁灯是亮着的,勉强照亮了房间里的景象。

她走到了梳妆台前,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几个袋子出来,将梳妆台里头昂贵的首饰全部取了出来放进去。

就算她不想做好最后一步的打算,也不得不做,不仅仅有她和萧林,还有萧晓,这次如果萧林真的倒了,她必须为女儿做好了打算,否则的话,萧晓以后的路会十分的难走。

一枚陈旧的首饰盒掉落出来,她打开,一枚银色戒指安静的躺在里头,她指尖抚过,这是她和萧林结婚的时候,萧林送给她的。

银制的,那时候挺值钱的,但是这些年过去了,也不过是几百块的东西,真的不会让人看上眼。

她将手上的钻戒取下来,最后将那枚戒指戴在了手上。

“不会有事的.......”她这样安慰自己。

这个中秋节同样过的不痛快的,还有苏家,往年苏家的中秋,是家里头的人都到齐的,当然除了苏云去战区的那两年之外,一家人虽然都是各有所思,但是却也能够团团圆圆的坐在一块儿吃顿饭,一块赏月。

但是今年,苏珂去了权家,苏云自己搬出去了,还同苏平邦吵了一架,两人之间的氛围可谓是剑拔弩张。

也就只有苏叶和苏平邦两人了,电视上在放着中秋晚会,各路明星站在台上引吭高歌,却是不知道今天晚上帝京是没有月亮的。

苏叶剥了几个坚果递给了正在看电视的苏平邦,“爸,要不然还是让二姐回来吧。”

“回来做什么,每天和我作对,回不回来都一样。”苏平邦张口道。

“可是这中秋节她一个人在外面真的是挺可怜的,大姐也不在,家里头就您和我,是真的挺冷清的,况且你也不能总是和二姐之间闹得这么僵啊。”苏叶这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实意。

苏平邦没再搭理她,自顾自的看着新闻,厨房那边忙活的安姨回头看了眼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父女两,低声叹了口气。

先生这又是何必呢,和自己的女儿闹得这么僵,有什么好处。

“安姨,给我榨杯果汁过来!”苏叶抬头叫道。

“好嘞。”

苏平邦上楼接了个电话,他听着那头的人慢慢说出来的话,跟着叹了口气。

“苏兄,如果苏云再这么查下去,恐怕会闹出不少的乱子,我这边可没那么好交代啊。”那头的清建业张口道。

苏云已经查到了李伟父母的身上,还知道了他们是是被收买的,更重要的是,跟着她一起去的人还有萧林的女儿,萧晓也知道了,难保这件原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会再出什么纰漏。

“我知道,抱歉了,我这个女儿真的十分的固执。”苏平邦低声说道。

清建业笑了笑,“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暂时委屈令爱一段时间,她活动的太频繁,也不是一件好事。”

“我明白,她也应该有些教训。”苏平邦表示理解。

清建业点头,这苏平邦也不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人,看得清楚现在的状况,并且,狠的下心去,否则的前功尽弃,当年他选择和苏平邦合作,也是因为这人够狠,不会优柔寡断。

“已经等不了了,如果拿不到萧林手上的东西,也不用留着他,必须尽快解决这件事情。”那头的清建业说道。

连一个苏云都能够查出来这件事情,难保不会被其他人查到,萧林平时为人正直,但是这当官,可不是为人正直就行的,如果没有自己的一党,到时候出事儿都没人能够帮忙,这会儿不就是个例子。

“我知道,我这就吩咐那边的人,必要的时候,也不用再等了。”

“萧林能够查到茗香茶园那边,估计这些年也暗中盯了我们很长时间,他手上的资料积累起来也是大数目,既然这样绝对不能再放他出来。”那头的人吩咐道。

苏平邦点头,他也正有此意。

“那些资料,会不会在赵娇手上?”

“不会在,他那个人,不会愿意将自己的家人牵涉进这些事情里头。”

所以萧林会自己保管这些资料。

“我明白了。”

“那就先挂了。”

苏平邦看着暗下去的手机,路已经走到现在了,苏云还在执迷不悟,如果凭借她的力量能够查出来的话,他们也不用混这么多年了。

......

苏云住在酒店式公寓里头,倒是住的挺舒服的,早上苏叶给她送了几个月饼过来,苏珂也给她打了电话,说是要去权家过中秋。

她在战区那两年,过的不知白天黑夜的,一年到头都是游走在沟壑焦土之间,见惯了那些生离死别的场面,自然也不是那么重视这些了。

尤其还是在萧林的事情出了之后,就算苏珂今天没去权家,就算苏平邦登门过来,她也是绝对不会回苏家的。

不过听着外面放烟火的动静,苏云还是披了外套出门,一天到晚到现在,她都还是没有吃晚饭的状态,想着出去找点东西吃。

就算是过节,整个帝京也还是一样的热闹非凡,饭店门口站着的迎宾依旧忙碌无比,她选了距离酒店最近的一家,这是一家火锅店,苏云看了看里头热闹的氛围,提起脚步走了进去。

不过在大厅就遇上了同样进来吃饭的清衍,他身上今天没有穿西装,倒是换了一身简单的休闲装,一件驼色的风衣。

“这么巧,你也来吃饭啊。”苏云走上去同他打招呼。

清衍转过身看到了苏云,她手上还打着石膏,不过今晚上看上去要比那天在医院里头精神一些。

“嗯,你一个人?”

“对你也是?”

清衍点头,他从公司回来之后就没回清家吃晚饭,清妤也去了权家,不过早上一家人倒是一块吃了饭,不知道怎么,这会儿他想一个出来走走。

“不如一起吧。”苏云提议道。

女孩子都开口了,清衍自然是同意的,让服务生给两人开了一个包厢。

鉴于苏云手上还有伤的缘故,所以点的是清淡的药膳火锅,苏云坐在清衍对面,看着他将茶水倒好了放在自己面前。

“谢谢。”

青衍笑了笑,“你怎么一个人出来吃饭了?不在家里头过节?”

“那你呢,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两人都没说话,今天是中秋节,都不在家待着反而往外跑,这就说明了问题。

“中秋节,其实我也没几年在家里头过的,从前在外上学,很少能够遇上有假期能够回来的,后来工作了也挺忙的,又去了战区几年,也都习惯了。”苏云看着他说。

清衍动动面前的餐桌,看服务生将汤锅端上来放好。

“其实所有人都一样。”

都有自己的无可奈何,苏云是这样,他是这样,所有人都是这样。

“我听说,今天权璟霆带了你妹妹清妤回权家了?”

这是苏珂在电话里头无意间漏出来给她听到的,清妤和权璟霆的事情定下来,她是不知道,这清衍会不会是和她一样的心情的。

“对,所以现在家里头,也不算团聚。”

总是少一个人的,也不介意多少一个。

“吃吧,这家的药膳不错,不过倒是委屈你了陪着我吃清淡的。”苏云拿着筷子说道。

“我原本口味也偏淡,吃不得辣,你不用这么不好意思。”

苏云笑了笑,两人只不过见过两次,就这么坐在一起吃饭,是有点匪夷所思。

“今天晚上是见不到月亮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苏云咬着筷子张口道。

“毕竟也不是每家都团圆,这个不用在意。”清衍动手刷着火锅。

蒸腾的热气很快在房间内散开,和着暖气,屋内这会儿是暖融融的,苏云和清衍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清衍性子温润,也是个绅士,话不多,可是苏云好歹是记者,自然懂得没话找话。

两人这一来二去的吃到中间的时候,已经算是熟络了。

“服务生,给我们拿瓶酒过来!”苏云对着门外叫了声。

“请问需要什么酒?”

苏云看向对面的男人,“你喜欢喝什么?”

“你这手,能喝酒吗?”清衍看着她手上的绷带。

“小瞧我,你跟我难得遇上一次,喝一杯吧,好歹也是中秋节。”苏云说完对着服务生吩咐,“给我们一瓶威士忌。”

“好的您稍等。”

苏云隔着火锅的热气看着对面的人,她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清家的两兄妹,是长得挺不错的,只不过清衍这张脸和清妤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比起来,总是让人忽略掉。

清衍长相儒雅,却是透着俊朗英俊,整个人气质温润无比,如同翩翩公子哥一样的,这样的男人是最吸引女人的,尤其家财万贯,简直是钻石王老五。

酒很快上来了,苏云拿着就酒瓶子往杯子里头倒,也给清衍满上了。

“我敬你。”苏云拿着酒杯对准他。

清衍指腹滑过杯口,“总得有个理由吧。”

“算是谢谢你,陪我过节。”

清衍笑着将杯子凑上来,两人一饮而尽。

苏云又倒了一杯,“第二杯,谢谢你去医院看我。”

清衍同她碰了杯子。

第三杯,她拿着杯子,却是说不出来了。

清衍凑过来同她碰杯,“这第三杯,我敬你。”

算是谢谢你,帮我看清了那些罪恶,也谢谢,你的努力。

让他知道了,原来还有人,再奋力反抗。

两人吃完出来的时候,站在饭店门口,清衍看着已经有些迷离的苏云,“我去取车,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就住在对面街上的酒店,自己过去就行。”

“你能走吗?还是我送你过去吧。”

苏云笑着摇头,“你小看我?那点酒我还不放在眼里。”

她刚刚工作的时候和领导应酬,硬生生的将酒量给提上去了,就算再来两瓶也还是一样的没什么问题。

苏云伸手拍在他肩膀上,“谢谢你,我先走了。”

清衍看着慢慢的酒店那边过去的女人,看了看手上的钥匙,提起脚步跟了上去。

晚上的风吹过来总是凉的,苏云走着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冷风倒是吹散了她脸上的炙热,她仰头看了眼天空。

这月亮,到现在都还是没有出来,呵...中秋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清衍一直跟着她,去到了酒店门口,站在对面街道看了半响,男人才转身离开......

最新小说: 霸道总裁爱上我 重回八零富甲一方 在霍爷心尖上撒把糖 万圣山的搞事精驾临人间 年下弟弟他又奶又茶 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在线 赐我一场星光坠落 宠婚:娇妻太迷人 妃临天下:摄政王爷太嚣张 重生后把反派甜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