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权爷枭宠神秘娇妻 > 第152章 你是清家小姐?

第152章 你是清家小姐?(1 / 1)

清家晚宴当天,老爷子八十大寿当日,张雪从早上起床开始就一直在忙活着,清家自从去年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这么隆重的办过晚宴了,因为清妤车祸的原因,清家一切热闹的活动都没有再办,就连张雪和清建业的生日都是草草应付过去了。

这次决定要大操大办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权璟霆,清妤和权璟霆的关系早些暴露人前,对于清家来说,就多一分的保障。

老爷子也说了清家前段时间不太顺利,也许好好的热闹一次之后运势会很快起来,也同意了清建业的说法。

早上的时候清衍特地给清妤打了电话让她今天有空的话回来早些,毕竟清妤是清家的人,自家的宴会当然是要以主人的姿态在家的,而不是最后和权璟霆一起过来,那样总感觉不太好。

清妤接到清衍的电话之后就在思考,的确,清家的晚会很多人的目光大多都会落在清家这个从小到大都没露过面的女儿身上,尤其还是经过了那样的绯闻之后。

所以今晚上她还是真的不太合适和权璟霆一起到清家去,这样带来的轰动几乎是震撼性的,那样被所有人盯着的目光,她不喜欢。

权璟霆踩着拖鞋出来的时候就见到了蹲在阳台上喂猫的女人,她背脊弯弓,身上穿着简单的长袖长裤,脚上一双白色的棉拖鞋,这两天突然降温,尤其是清晨的时候阳台上自然是凉的。

男人蹙眉,伸手取了挂在一旁的黑色睡袍走过去,清妤忙着给猫加水就感觉到肩上一重,侧目就看到了肩上披着的黑色衣服,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她肩上的位置。

“醒了?”清妤侧目看着从背后拥着自己的男人。

“起的这么早?”男人坚毅的下巴放在她肩上低着。

她身子两侧分别能够看得到他直放和弯曲的两条长腿。

“不是你说的我要负责过来喂猫的。”女人懒洋洋的说了句。

“这么听话。”他轻笑出声。

“我一会回清家了,你晚上要过去吗?”清妤侧目看着他。

男人薄唇印在她嘴角的位置,一点点的研磨,“嗯,会过去。”

“那我先回去,晚上再见面了。”

“怎么不等着我一起过去?”他有些不乐意了。

清妤手上将掉落在地的猫粮捡到了碗里头,“晚上的时候见面不是一样的吗,我们两一起出现,会很轰动。”

她不喜欢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死盯着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十分的不好,特别的不好。

“你不喜欢和我一起出现?”男人张口,颇有些恶狠狠的感觉。

“你中午的时候不是很忙吗,我先回去,免得你晚上还要过来借我。”清妤语气淡然。

权璟霆也知道自己说是会过去,但是军营那边今天是真的挺忙的,就算再怎么尽力还真的是要很长时间才能够忙活完的。

“那我晚上过去找你。”

“嗯。”

男人想了想,“不许和别的男人靠的太近,一丝一毫都不行,礼服不能穿的太露,我一会儿安排人给你送过去。”

这年头女人晚宴上传的礼服,流行趋势都是往短的不能再短的方向过去,这丫头生的原本就勾人,再折腾这么一出,不是要他的命吗,宴会上盯着她打转的男人不是跟苍蝇一样轰都轰不走了。

这样的感觉他不喜欢。

清妤笑了笑,伸手摸摸蹲在自己面前的猫咪,这男人有的时候真的让人哭笑不得。

“在心里笑我呢?”

“没有,哪敢呢。”

权璟霆抱着她看向了楼下车水马龙的场景,“想把你惯得无法无天的,冲着我一个人发脾气就可以了。”

她脸上灵动的表情,无论什么时候都让他爱不释手。

“起来了,我得回去了。”清妤拍拍他的手掌。

男人听话的站起身来,伸手将她抱起来放在地上。

“吃了早餐再走,我一会儿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过去,早餐我也吃过了,给你买的豆浆包子。”清妤说着指着餐厅里头桌上的早餐。

“必须吃完才能出门啊。”女人补了句。

“谢谢我的小祖宗。”男人低头,宠溺的捏着她的脸。

清妤踩着拖鞋走到门口,却很快返回来,对着他招招手,示意他将脑袋低下,权璟霆顺从的低下头,面前的女人踮起脚尖,一道轻吻落在了他嘴角的位置。

“我走了。”

她往后退一步,拉开了公寓门走出去。

男人指腹落在她亲吻过的地方,眸中带着暖意,如同六月绽放的花朵那样的柔软阳光。

清妤倒是收拾的挺快的,清衍昨晚上回了清家就没回来市中心公寓这边,所以她自己回去清家那边,张雪从花店定的花早上也都安排人送了过去。

她心里头有了一个好奇,清家从来都是将她保护的十分好,无论帝京大小的任何宴会都不曾带着她露面,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出车祸伤了脑子的事情。

可是这次却大张旗鼓的恨不得找了邀请了整个帝京有头有脸的家族过来,就不怕她暴露人前了。

清妤回到清家的时候,里头已经全部准备好了,清老爷子穿着一身红色的唐装在院子里头同清衍喝茶,看上去精气神十足,一点不像八十岁的老人,就连脑后的银发都被服帖束起来,看上去十分的精神。

“爷爷。”清妤上前叫了声。

老爷子点头,斜眼看了她身后,意识到只有她一个人之后,脸色变了变。

“权少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过来。”

“他还有事情,晚上的时候会过来的。”清妤张口道。

老爷子脸上表情松动了几分,跟着点头应下,“记得让时候他过来,这样的场合他不在有些不合适。”

清衍将茶杯放在了一旁边上,拉着清妤起身过去,“爷爷,我带她过去熟悉一下晚上的流程啊。”

“去吧去吧。”老爷子挥手答应。

清衍拉着清妤往客厅方向过去,清妤动了动被他握着的手臂,清衍注意到才松开。

“抱歉啊。”

“没关系。”

“宴会请帖上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宾客入席,紧跟着是司仪致辞,我们一家人合影然后倒香槟......”清衍细致的和清妤讲解。

她点头,耳中听的真真切切的。

“对了,权少有没有同你说,晚上权家的人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过来?”

“应该是。”清妤回道。

清衍点头,这权家来人毕竟是关键的,如果权府来人了,那么晚上的安保自然需要更加的注重,安保人员都需要增加人数。

“我先过去忙了,你先上楼去休息一会儿吧。”清衍张口道。

清妤往主楼那边过去,就见到了大门口开进来的车子,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主楼面前的喷泉前头,清妤就见到了车上下来的两个女人。

身上穿着的工作服上有两只小黄鸭,是熊妮和温妃。

“清小姐。”熊妮先看到她,挥手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送花过来吗?”

两人脸上明显的惊讶,清妤偏头就看到了车上累积起来的箱子,里头应该放着的都是蛋糕。

“不是,我住在这里。”

熊妮脸上恍然大悟一样的表情,“哦!你是清家的人?”

这样子还真的像是不知道的一样。

清妤这才想起来他们之前说过,自己是桐城人,不清楚帝京这边的新闻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原来你是清家小姐啊,我们还不知道呢。”温妃抱着手上的盒子递给了过来的佣人。

“这次晚会的蛋糕是同你们订的?”清妤看着她们车上的几个盒子道。

“小蛋糕和一些糕点是从我们店订的,但是大蛋糕之类的就不是我们做了。”熊妮解释道。

也对,按照张雪的性子,这样的场合用的东西,当然是要最好的,她隔壁这家蛋糕店开在帝京最繁华的地段,清妤那天也留意看了眼,这价格是真的定的十分的高。

味道却是也十分的好,不过却有些名不见经传的感觉,所以最主要的蛋糕,估摸着是从帝京最豪华的酒店个订的。

“送过来了。”张雪从客厅内走出来站在门口。

“那天到你店里里头去看花的时候我见到了这蛋糕店,之后家里头的佣人去给我买回来了,味道的确是不错,不过按照她们的知名度要是做大蛋糕的话太寒酸了点,做点自助餐之类的,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也就从你店旁边定了。”张雪张口说道。

不过这样的话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头是真的挺不好听的。

温妃脸上表情未变,抱着蛋糕盒客气的问,“请问这些蛋糕放在哪里?”

“放进去里头吧,顺便摆好了之后再离开。”张雪指着室内张口道。

温妃和熊妮一人一个抱着盒子走了进去,清妤侧目,看着她们离开。

“我原本以为你会和权少一块回来的,既然人没过来,你上去试试礼服怎么样,已经送过来了。”

清妤点头走了进去,主楼内已经所有的家具已经被全部重新摆放,空出来的面积十分之大,清妤看向了自助餐区那边正在认真摆放蛋糕的熊妮和温妃。

熊妮小心翼翼的一个一个放上去之后还细心的询问了一旁温妃的意见,往来忙碌的佣人都注意着手上的事情,清家今天可能是最忙碌的时候了。

“清妤。”温妃放下手上的盒子走过来,“我没想到你是清家的小姐,我还以为你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呢。”

“对啊,清家的大小姐,这么有钱的人家,你还出去卖花做什么?”熊妮探头说道。

清妤笑了笑,这两人脸上带着真挚,有些淳朴的意味在里头。

“没人规定家里头有钱就可以不用工作了。”

对面的熊妮愣了愣,“还真的是这样的。”

“我还一直都在纳闷为什么清家会选中我们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店,没想到其中有你的缘故在里头。”温妃仰头看了看四周。

清妤摇头,“没有,这是你们自己的本事,和我没什么关系。”

张雪是到花店去的时候发现隔壁她们的蛋糕店的,也不是她定的蛋糕,这个真的和她没什么关系。

熊妮在一旁安静的摆放着东西,手上的盒子放在了桌上,一旁的管家看到两个小姑娘这么认真努力的样子,给她们倒了两杯果汁送了过去。

“喝点水吧。”

“谢谢。”熊妮笑着接过来,却在转身的时候桌上的盒子被触碰险些掉在了地上,她眼疾手快的想要动手去接过来,却忘记了手上还拿着水杯。

“啊。”

杯子里的果汁都洒在了她衣服上,白色的衣服映湿了一大块,黄色的十分难看。

“不好意思啊,快擦擦。”管家说着取了一旁放着没用的毛巾过来。

熊妮接过来急吼吼的擦着衣服,“这下怎么办,我们一会儿还得去送下一家的。”

熊妮身上穿了件衬衫,外头搭了一件没有纽扣的开衫外套,还有一个短围裙,这果汁正好洒在了她衬衫胸口的位置,这会儿看上去十分的难看。

这外面的天气也是挺凉的,总不能穿着已经湿透的衣服出去,是真的挺冷的。

“没关系,我们一会儿回去换一件就可以了。”温妃安慰道。

毕竟这里也是客人家里头,熊妮撒了果汁,也险些落在了人家地毯上,幸好这片区域并没有铺地毯,否则的话以清家这样的人家,这一块地毯以她们俩现在的身家不得赔死了。

“不好意思啊,是我们不对,这地上我们很快打扫干净。”温妃开口道。

反应过来的熊妮连忙跟着道歉,“不好意思,是我手脚不利索,我马上帮忙擦干净了。”

“不用了,一会这地上他们还要重新打扫的。”管家张口道。

清妤看着熊妮衣服上的痕迹,好心张口道。

“要不,你上楼换一件我的衣服吧。”

熊妮急忙摆摆手,“不用了,我一会儿回去换就成。”

“对,一会儿她回去自己换就成了。”温妃附和道。

清妤笑了笑,却是提起脚步,“不用客气,就当做是你们请我吃饭的谢礼了,我们是邻居不是吗?”

熊妮和温妃对视了一眼,跟上了清妤的步子上了楼。

“你们和我们大小姐是朋友吗?”管家后知后觉的问道。

温妃笑着摇头,“也不算,我们的店在清小姐隔壁。”

“这样啊。”

熊妮和清妤不一会儿就从楼上下来了,女孩子换了一件水蓝色的短袖在下边,手上自己的衣服装在袋子里头拎着。

她过来煞有其事的在温妃耳边说了句,“清妤的衣服都贵的吓死人了。”

温妃拍了拍她的脑门,紧跟着看向了清妤,“谢谢清小姐。”

“不用客气。”清妤笑道。

“既然这样,蛋糕也送到了,我们也应该走了。”

“谢谢清小姐,衣服我洗干净之后会送还给你的。”熊妮跟在温妃身后说道。

清妤站在客厅里头看着两人离开,伸手取了一个小蛋糕之后上楼去了。

外头蛋糕店的车子开出了清家,温妃将管家付给的支票放到了一边,手上熟练的打着方向盘。

“你这上去了,有没有好好的记得路?”

“小看我,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另外,我还在清妤的房间里头拿到了这个。”熊妮说着取了一张照片出来。

“这是从她相册里头拿出来的,没人能够发现。”

温妃斜眼瞄了眼动了动手上的方向盘,“还是得小心一点,今晚上清家人多眼杂,明天晚上你过来一趟,务必要找到点什么证据出来。”

“明白。”熊妮从车厢里头取了棒棒糖咬在嘴里,跟着长叹一口气,“不是我说,这清妤长得是真的和老大一模一样,如果不看其他,我都以为她就是老大了,举手投足,连一个回眸都那么像。”

“如果她不是有这张脸,我们也不会不远万里过来了。”

“我是觉得她估计就是咱们老大的,但是咱们老大可没这位这种气质啊。”

“的确,清妤和老大的气质不一样。”温妃认同的点头。

当初如果不是他们偶然间看到了帝京的清妤的新闻,见到了这张脸,她们两也不会从T国特地赶过来,算起来老大也是失踪了快半年的时间了。

如果再找不到的话,整个IE估摸着都得疯了。

“这长得一样,你说她会不会用枪啊,或者说是,身手怎么样?这气质看着就跟被豢养长大的金丝雀一样的,一只手用力都能够掐死,我估计有点悬。”熊妮煞有其事的说道。

温妃侧目看着她,“才出门半个月的时间,你就后悔了?”

“没有,只要能找到老大,别说是让我烤蛋糕就是让我挖粪,我都毫无怨言。”熊妮握拳,眼中熊熊燃烧。

“是啊,无论如何,都得找到老大,当务之急,是先确定清妤的身份,我们原本就不适合用太过明面的手段,所以,背地里的,最合适不过。”

这清妤是对外宣称失忆了的,无论如何,她们都得在清妤身边待到查明了清妤的正确身份为止,那个清家大小姐,他们从资料库找出来的资料,那照片上,长得可不是这张脸的,不可能短短几年的时间,就长成了她们老大这张脸的......

最新小说: 在霍爷心尖上撒把糖 重回八零富甲一方 万圣山的搞事精驾临人间 赐我一场星光坠落 年下弟弟他又奶又茶 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在线 霸道总裁爱上我 妃临天下:摄政王爷太嚣张 重生后把反派甜晕了 宠婚:娇妻太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