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订婚宴(1 / 1)

订婚宴这天,帝京停了半天的雪又开始下起来了,早上开始就一直纷纷扬扬的没停过,温度骤降,变得十分冷,走在大街上的人都开始低着头捂着脸,今天这雪下得可是比前段时间任何一场都还要大。

皇城酒店,拥有帝京最大的宴会厅也是最奢华无比的地方,无论从钻石的吊灯还是从地上的手工地毯来看,这地方的租金就不便宜,清晨开始这里的服务生都开始陆陆续续的忙碌起来,权璟霆的订婚宴定在这地方,自然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是无比兴奋的。

权家为了低调,特地吩咐了不允许任何媒体采访,毕竟也不是婚礼,都低调一些来的好。

这次也就邀请了权家和清家一些亲近的亲戚,亲朋好友一起吃顿饭,也就当做这事儿成了,苏落英也不喜欢大操大办的,没什么多余的意思,不过是劳民伤财罢了。

可是清家这边却不是这么认为的,清妤特地挑了这样的场地不算,张雪也特地找了苏落英商量了有关订婚宴的事情,权家想低调,他们这边也认同了,可是低调不代表低等级。

她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女儿订婚,自然这场次是需要格外注重的,不能轻易马虎了去,所以她揽下了整个宴会厅内的摆设,所以这会儿服务生正在场地中央搭建的香槟塔,是由纯粹的水晶做成的高脚杯募,连同餐桌上放着的摆设也变成了昂贵无比的花朵。

原本这地方就足够富丽堂皇的,经过张雪这么一折腾,就变得更加富丽堂皇了,甚至有种让人睁不开眼睛的感觉。

清妤大老早的就过来了,在酒店上头的房间里头化妆换衣服,今天这流程倒是也简单,可是她就是总感觉十分紧张,生怕权璟霆那边出什么乱子。

从品牌订的长裙也已经到了,挂在最左边的架子上,被一个宽大的塑料盒子包裹起来,平整的放在里头,裙摆上的碎钻格外耀眼夺目,,这样奢华无比的裙子穿在身上,已经能够料想到会是全场瞩目的焦点了。

订婚宴早上九点钟开始,这会儿海还早着,清妤坐在化妆镜前,任由化妆师摆弄自己这张脸。

“清小姐生的真是美,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呢。”化妆师给她打着粉底,一边赞美道。

清妤嘴角轻勾,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得意,这张脸她是受了多少罪才得到的,现在那个女人已经死了,这世界上就只有她这么一张脸了,整个帝京,就属她的相貌最好。

可不是得得意一下的。

化妆师给她打着粉底,眼中微动,她接触了这么多人的脸,自然是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到底是不是原装的,这清小姐,估计也不像外头传言的那样。

这脸美是美,但是总感觉没有生气,不够灵动活泼,像是被一个硅胶壳子套住一样的僵硬,只不过她也只是个化妆师,拿人钱财,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成了。

“大小姐,吃点东西吧,一会儿上台就得站很长时间,你受不住的。”跟着清妤过来的佣人将酒店送上来的早餐摆在了她面前。

清妤看了眼,现在她的确是不太饿,从昨天晚上她就等着今天的到来,兴奋的几乎一夜没睡,现在自然是没吃东西的胃口了。

“等妆画完了再说,我这会儿不饿。”她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说。

清家人早就都过来了,这会儿都在酒店大厅里头忙活着,清家和权家的场子,上赶着过来祝贺的人数不胜数,还没到九点钟,这人就已经都过来了。

清衍推开门的时候,清妤刚刚将裙子换上,站在房间中央的位置,拨动裙摆上的钻石,脸上笑容明显,他开门的时候愣了声,看着妹妹高兴的样子。

她身上的长裙是白色的,圣洁而美丽,妆容清透精致,长发挽在脑后,别了一串白色花环,和待嫁的新娘子,憧憬着美好生活和婚姻的新娘子是一样的,那么动人。

他动了动,将脑袋里头的想法全部赶跑了。

“哥,你过来看看我这裙子好不好看,是不是美极了?”清妤对着他侧身。

清衍走过去,对着正在收拾化妆包的化妆师和设计师开口,“你们都出去吧。”

房间里头的人都迅速收拾好了东西之后离开,流理台面的茶几上放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鞋跟上缀了一串碎钻,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爸爸和妈妈呢?他们怎么没过来?”清妤看了他身后。

清衍今天穿了一身黑色西装,格外的正式,领带夹别的周正,可是整个人看上去却并不是那么的精神,反倒是有些憔悴。

他盯着妹妹的裙子,半响之后开口,“你还是打算继续不说出真相吗?”

这样的话打破了清妤的好心情,她看着清衍,松开了捏着裙摆的手,“哥,我以为你今天会祝福我。”

果然是她的哥哥,一点没变。

清衍伸手松了松领带,往后坐在了沙发上,眉眼深沉一片,“你知道我不支持你们这样,就算瞒得过今天,以后也不会能够长久,权璟霆不是那么好骗的人。”

“哥,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你要是我哥就别说这些话,安安分分的祝福我就行了。”清妤往前走了一步,坐在了沙发上。

“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一个不喜欢你的男人?你这样会幸福吗?”清衍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能够劝的妹妹回心转意,“现在收手,我带你去见权璟霆,和他说明白事实真相,这婚不订了。”

“哥,你在想什么?”清妤瞪着他,“现在就算我想放弃,爷爷和爸爸也不可能放弃,我很快就要是权家的少奶奶了,我会是权璟霆的妻子,你说错了,他是喜欢我的,最起码他是喜欢这张脸的,只要我有这张脸在,何愁得不到他的心思。”

清妤眼中的坚定和扭曲是这些天无数次出现的,清衍知道,这已经是没办法扭转的局势了,清妤的心思是不可能撼动了。

“你是我哥,今天是我订婚的日子,你不但不祝福我,还过来和我吵架是吗?”清妤盯着他不放。

清衍嘴角扯出笑容,是真正轻松的笑容,他往前一步,单膝跪地蹲在了清妤面前,伸手将茶几上的高跟鞋拿在手上,手指撩起了清妤厚重的裙摆,给她将高跟鞋穿在了脚上。

“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我从小作为哥哥也没有好好的照顾过你,现在却用这样的身份来要求你,你自然是不会乐意的。”

“哥?”清衍惊讶的看着他的动作。

“既然是你选择的路,那么无论后面会承受多大的痛苦,你自己都得走下去,怨不得任何人。”

言尽于此,他该说的也都说了,最后会怎么样,看清妤自己的造化了。

清衍给她将裙摆整理好了,扶着人站起来,她这样真的是亭亭玉立,格外的明艳动人,女孩子总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是格外好看的,这点清衍算是清楚了。

“我下去透透气,一会儿回来。”

清妤蹙眉,看着脚上被清衍套上来的高跟鞋,她总觉得,哥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一样的。

看上去有点可疑。

清衍拉开房门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和娜娅一起过来看清妤的权雨琳,作为权家的直系亲属,权璟霆的姐姐,她当然有资格邀请自己的朋友,娜娅说不定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样的场合当然得在了。

所以她早上带着人买了礼服化了妆,就给拖到酒店来了。

娜娅这会儿身上穿着一条黑色的小礼服,抹胸的款式看上去灵动活泼,腰间的位置缀着一颗黑珍珠,看上去价格不菲,女孩子原本就不长的头发被烫成了卷发,十分的活泼无比,一双蓝紫色的眼睛打转,好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一样。

其实娜娅本人是十分排斥这种装扮的,但是偏偏被权雨琳给抓住了,也没办法了,只能穿成这样了。

两人推开房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清妤站在窗口的位置,面容美艳,裙摆拖曳在地上,高贵大气。

“哇!!”权雨琳惊呼着走过去,“你真的是太美了,我当初叫你小仙女就没叫错啊。”

娜娅翻了个白眼,是,当初是没叫错,但是现在叫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清妤面带娇羞的低头,“哪里的话,你们也很漂亮啊。”

“不不不,今天你是最好看的,天哪,这裙子也太美了吧。”权雨琳伸手摸着她的裙摆。

早就听说在清家给清妤订做了一条裙摆上缀满钻石的礼服,现在这么看来,这裙子是真的美极了,女人最抗拒不了的就是钻石了。

“看上去是不错啊,不过就是这钻石有点小了。”娜娅跟着摸了把。

清妤脸色僵硬了一下,伸手将裙摆从她手上夺过来,力道看上去就知道有些不高兴了,权雨琳看了眼娜娅,总感觉这清妤有点不对劲啊。

“对了,权小弟也过来了,这会儿在那边的休息室里头换衣服呢,这订婚都能这么漂亮,指不定结婚的时候得美成什么样呢。”权雨琳看着她赞叹。

这个你放心,结婚的时候就没她什么事儿了,娜娅暗自腹诽。

“你过奖了。”清妤笑笑不。

娜娅看了眼房间里头的环境,差不多的时候和权雨琳说了声,自己往房间外头出去了,她是见不得那个女人的,看着她就哪儿哪儿都疼。

往大厅下去的时候,娜娅在拐角处的洗手间门口看到了已经换装好了的了熊妮,她这会儿带着假头套,脸上也上了能够改变容貌的药水,和从前那张脸可是大相庭径了。

看到娜娅过来,她一把将人拖到了一旁的罗马柱后头,“怎么见都见不到你。”

“我这不是上去看看那个女人的情况吗,她今天穿的真的挺好看的。”娜娅看着熊妮说。

那裙子最起码是清妤挑了半个月的成果,裙摆上简直亮瞎了好不好。

“我是让你去看裙子的啊,我揍你你信不信。”熊妮听了她的话一下子就急了。

娜娅吐吐舌头,比了个鬼脸,“你放心,我已经把东西都放在了大荧幕上了,一会儿只要他们往台上那么一站,就基本尘埃落定了。”

“你自己注意啊,权璟霆知道你是我们的人,一会儿自己小心点,差不多了就撤退。”

“明白,我知道。”

从权璟霆回来到今天,她都还没有正面和这男人碰上过,娜娅也不知道权璟霆到底知不知道她在权家活跃的事情。

“行了,你先过去吧,我在附近转悠转悠。”熊妮打发了娜娅。

还没到九点钟,大厅里头就已经是来了不少人了,门口的花篮大老远的就开始摆上了,都是从清妤的花店里头直接挑过来的花,但是这种花因为价格昂贵不好保存,所以店里头也没多少,这次要的这么多大批量的,也是萧晓按照清妤的吩咐从国外订购的。

看这样的大手笔就知道,此清妤非彼清妤了。

萧晓穿着淡紫色的礼服站在罗马柱的旁边,冷眼看着正在客厅中央位置坐着的清家人,自然权老爷子和权丰也是在场的,不少人都过去溜须拍马一样的同老爷子说话,萧晓看到了那边不少熟悉的面孔。

这级别的晚宴能够得到邀请的人也不多,都是清权两家的至亲才行,但是人数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了,萧家没落,她自然是没资格进来的,连邀请函的边角都摸不到。

所以她特地找了容业,以容业女伴的身份过来的,上次容业的车子擦到她了,这债她也利用了,否则的话是直接进不来的。

清衍从老爷子那边过来,手上捏了只高脚杯,里头晃悠的是最新送过来的香槟,他脚步未停下,径直去到了萧晓的面前,两人中间隔了有段距离。

“容少呢?”他开口问道。

萧晓看了眼四周,“不清楚。”

进门之后容业就和她分开了,想来也是去了楼上权璟霆的房间里头了,两人也没什么关联的,容业能够将她带进来已经是不错了,还指望人家陪着你吗。

从现在开始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和容业是没有关系的。

“没劝动?”萧晓看着清衍的脸色就知道,他这趟过去,肯定是无功而返。

清妤要是真的那么容易被迷途知返的话,就不会做出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连玥是死是活找不到,但是清衍在悬崖边上找到的六辆烧焦的车子里头就有连玥那天晚上开的车子。

下头就是悬崖,这说明了什么,人已经凶多吉少了。

现在能够威胁清妤的唯一证据已经上天堂了,她肯定不会在成功之际收手的,再往前一步就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和幸福,但是一旦说出来了,就坠入深渊。

以权璟霆的性子,知道了连玥死去,怎么可能会放过清妤,她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考虑。

“一会儿,能不能不要太过分,我知道你想插穿她不是权少喜欢的人,所以,其余的事情能不能瞒住?”

“你指的是她杀人的事情吗?”萧晓好不客气的看着清衍。

他愣住,低头苦笑一声,是啊,当初就是因为知道妹妹真的动手杀了人,他才下定决心要差拆穿这件事情的,所以才在发现了萧晓在投影仪上搞小动作的时候没有加以制止。

这段时间萧晓在花店里头工作,对于外界的人来说,她是最了解清妤的人,所以这样的事实从她的嘴里头说出来,是最能够让人信服的。

清衍心里头是于心不忍的,毕竟那是他的亲妹妹,可是无缘无故为了他们的计划死去的那个女孩子,才是最可怜的。

天道有轮回,清建业已经做了不少的孽了,一个谎言的继续是需要用无数的谎言来串联的,现在他们能够为了瞒住真相杀掉了第一个人,难保不会杀掉第二个人,第三个人。

这件事情不会被永远的埋藏起来,权璟霆也不是个傻子,相反的他无比的锐利,有那张相同的脸又能够怎么样,保不齐那天就被发现了,到时候,迎接清家的,会是灭顶之灾。

“请先生,我很欣慰你和他们不一样。”萧晓看着他,脸上带着从容。

能够得到清衍的帮助,这让萧晓十分的意外,她原本以为清衍会帮助清妤,毕竟他们才是一家人。

“我只是不想以后良心难安,也许经历过这件事情,妤儿能够真正的长大。”清衍叹息。

从萧林的案子开始他就已经看透了,清家不会听他的话,无论是清建业还是清水,都是一样的,连带着清妤都是那么的功利,既然用言语无法劝退他们,那么不如来点实际的。

也该有人往他们身上浇盆凉水了,他来浇,会更加好一些。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要怎么办得看看清妤会不会回心转意了,如果她还是执迷不悟的话,我手上的东西能够让她身败名裂,我也不想和她这么闹腾,可是人总是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萧晓对着清衍开口。

他点头,已经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了,既然这样,不如按照原本应该有的轨迹,将这件事情走完吧。

“我先过去了,一会儿就开始了,我就不同你多说什么了。”清衍转身离开。

萧晓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有些发愣,清家这些人,就是唯独出了清衍这么一个有良心的人,能够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问题的关键,并没有因为他们是一家人而混淆了自己的心智。

已经是很难得了。

清妤所在房间的上一层,是权璟霆换衣服的地方,今天苏落英将所有定好的礼服西装都给了他,让他自己挑挑喜欢哪套,这些衣服,权璟霆一套都没试过。

这会儿明亮宽敞的套房内,权璟霆坐在沙发上,指尖落在沙发背上轻点,男人身上穿了一件深蓝色的毛衣,下半身一条黑色的长裤,长筒漆皮军靴踩在地上,俊美无俦的面容紧绷,看不出来喜怒哀乐。

黑牙和林枫站在边上,面面相觑,他们对面就是苏落英安排人推进来的一排礼服,可是少爷却丝毫没有动的意思,从来到这里开始,就没说过话。

这婚订不订能不能给个准话啊,眼看着时间马上就要到到了,就这么冷静自持的坐着,也不说话,恨不得连气都不喘了,时间慢慢的过去,少爷的脸也是越来越沉了。

到现在已经算是不苟言笑,嘴角扯动的弧度可是越来越凉了,都到了这时候了,夫人也不知道还会不会过来。

要是不过来的话,怎么办。

两人大气都不敢出的时候,容业敲响了房门,林枫看了眼没动的权璟霆,默默地上前过去打开了房门。

容业单手插在裤兜里头走进来,看着一旁挂着都没动的礼服西装,还有保持动作坐着不说话,脸色冰冷的权璟霆。

“哟,这都快到时间了,还不换衣服呢?”容业往后一仰,舒舒服服的坐在了权璟霆对面。

林枫对着他使了个眼色,这人是不会看现在少爷的脸色都变了,还这么不着调的。

“别深沉了,都到了这时候了,安心接受结果吧,你自己当初也知道她一旦想起来了,也就估计不会再待在帝京了,你和她心里都清楚,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否则的话她也不会走。”容业慢悠悠的说。

权璟霆抬眸,眸中满是冰冷,薄唇吐出一句话,“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得,还不让人说实话了是怎么地。

“我刚刚是和萧晓一起来的,我看着她好像过来是别有目的的,她也知道了这位不是她一直给打工的那位,估计,估计也会有所动作。”容业张口道。

萧晓找到他的时候,容业自己也不算是惊讶,他看得出来连玥和萧晓之间的关系,虽然说不上是过从亲密,但是也有深交,她既然知道了假清妤的事情,那么过来做点什么,给自己的好友讨回点公道,也不算是出人意料。

他也清楚权璟霆不在乎清家,之所以今天会过来,也就是在等连玥回来,所以他顺水推舟带了萧晓过来,也不算什么错事。

“外头情况怎么样?”沙发上的人开口了。

林枫上前一步,“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现在宾客也到齐了。”

可是还是没见到夫人有回来的迹象。

权璟霆起身,视线掠过了架子上一排的衣服,最终取了一套深色的西装走向了房间里头。

黑牙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总算是松了口气了,小声的对着两人问道,“你们说,夫人会回来吗?”

“不好说。”林枫摸着下巴开口。

这么看着有点悬啊,总不可能等到这婚订完了人都没回来吧。

他们其实也都只是想起来了和连玥在莫托尔战役当中有过交手,但是那时候参加那场战役的组织部队那么多,实在是没办法确定她到底是哪里的人,连个名字都不清楚。

现在要想找到人,说实话,就跟大海捞针一样的困难。

估计少爷心里头是有底的,这是一直都没跟他们说而已,但是今天这是最重要的时候,夫人都不回来了,说句不好听的,是不是已经打定了主意不要少爷了。

“你们俩跟着也不好凑热闹不是,那丫头心里自己有底,她不想回来估计谁都找不到,今天无论人回不回来,这订婚宴也都是无法继续的。”容业开口道。

权璟霆不会和清家联姻,那里站着的那个女人不是他要的,就算长了同样的脸,也是无济于事。

下头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宾客入席,权清两家人一同坐在了中央位置的大桌前,娜娅不是权家人,被权雨琳安排在了旁边的位置上头,每个人身上都穿着昂贵无比的礼服长裙,一身正装,倒是要比结婚的时候更加重视。

悠扬的音乐响起,司仪站上了台,对着下头的人鞠了个躬。

“在今天这样喜庆的日子里,欢迎各位来到这里参加权璟霆先生和清妤小姐的订婚宴,现在我们有请两位准新人上场......”

众人的视线齐哗哗的转而看向了红毯的另一头,熊妮坐在娜娅身边的位置,慢悠悠的咬着水果看着,她倒是要看看这人长得到底多像老大,黑猫是传回了照片,可是她总觉得黑猫有种夸大其词PS的嫌疑。

怎么可能有人长得这么像老大,就算整容了,也是形似,不是神似。

两人对面那边的桌子边上,萧晓坐在一群不认识的人中间看着那边慢慢的走出来的两人。

清妤穿着特地订制的钻石礼服款款现身,她提着裙摆,一步一步走的十分小心翼翼,这裙摆上头镶嵌的宝石挺多的,漂亮是漂亮,但是走起路来十分的不方便。

所有人看的眼睛发直,这女孩子长的真的是美极了,否则也不会把权璟霆给拿下了。

在她身边,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面色单手放在裤兜里头,也没跟着音乐的步子,自己就上了台了,留下后面的清妤拖着裙子小步小步的走着。

明眼人怎么都看得出来,这权少对清妤,好像是有点不耐烦啊,不然也不会看着人家姑娘走路不方面自己先上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订婚就破裂了。

清建业和清老爷子脸色一变,看着清妤自己一个人慢悠悠走过来,好不容易到了台前,司仪看着权璟霆并没有伸手去扶人的意思,自己上前伸出了手,将清妤拉上了台。

娜娅和熊妮差点笑出来,这权璟霆脸上对清妤的情绪未免也太明显了些,看得下头的人都云里雾里的。

容业带着林枫和黑牙入席,坐在了最左边的位置,看着台上男人的脸色,都不约儿童的叹息。

这四周都是黑牙带过来的人,在暗处进行了严密的布防,说是保护安全,倒是不如说盯着万一夫人出现了,也不至于抓不到人。

苏落英和权雨琳都奇怪的看着权璟霆,若说以往,清妤穿裙子不方面走动的话,他不说扶着人了,都能够直接将人给抱起来带到台上,这会儿不管不顾的。

有些太过可疑了。

“你有没有觉得璟霆有些奇怪?”苏落英凑过去对着自己丈夫问。

权丰看了眼,轻轻的点头,权雨琳看着权璟琛毫不在意的样子,还在给自己倒茶的动作,她凑过去贴在权璟琛的耳边。

“哥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她这个哥哥,和权小弟一样脑袋聪明的可怕,说不定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两天权璟霆的态度变化的也太明显了一些,回来之后都没找过清妤的。

除了第一天把人给气哭了,自己还没追过去。

“好好看着吧。”权璟霆面不改色。

“切。”权雨琳哼了声。

司仪尽职尽责的继续着订婚宴的流程,他话筒刚刚放到了唇边,身后的大荧幕哗的亮了起来,四周的灯熄灭了,如同放电影一样的。

周围的工作人员愣了愣,这还没到时候呢,怎么就启动了呢。

屏幕上出现了一段视屏,一个穿着连衣裙站在舞台上的女孩子,正在演讲,她相貌清纯,带着那个年龄独特的干净,却是一张再普通寻常不过的脸。

只不过她神色张扬骄傲,眉眼间透着高人一等的出挑,“我叫清妤,我来自M国,是学院一年级的学生......”

清妤脸色大变,这是她在大一的时候参加学院活动的时候的影像,那时候她的脸还没怎么动过,老样子,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片段。

清家人脸色一变,张雪急匆匆的起身过去查看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厅顶棚上的纷纷扬扬的往下落下来一些纸片,掉落在桌上和客人脚边的位置,萧晓捡了一张起来,看到了上头清妤的整容记录,以及在青城的所有病例。

这张脸是怎么变化的,上面都有图片一会标注出来。

她好奇的看着手上的纸片,这是谁做的,她可没印过这些东西,不过只要是为了拆穿清妤的把戏,也不管谁做的了。

熊妮视线落在了起身的萧晓身上,她也瞬间明白了这视屏是萧晓放出来的,看样子都是想到一处去了。

“这下可是热闹了。”熊妮看着一步一步往台上过去的萧晓。

清妤看着大荧幕上自己那张脸,还有地上落了满地的整容病例,她脸色变得惨白,急忙指挥后台的人关闭视屏。

“快点关了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张雪看着着急忙慌的工作人员。

“关不掉,这是怎么回事?”播放音响设备的工作人员手忙脚乱的敲着键盘。

台下苏落英捡了桌上的传单看着,脸色越变越差,权丰倒是丝毫不见情绪波动,毕竟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人,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变了脸色。

“这都什么玩意儿!”老爷子手上的纸片啪的拍在了桌面上。

今天这什么场合出来这些东西,这不是往权家人脸上拍砖头吗。

“妈,清妤真的整过容啊。”权雨琳不可置信的拿着手上的纸片往苏落英那边凑过去。

这四周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开始对着台上的清妤指指点点,感情这么漂亮的脸,纯粹是整出来的,和清妤同年龄的世家小姐这次来的也不在少数。

平常时候看不惯她的人这会儿也都开始了嘲笑。

好不容易屏幕上的视屏被熄灭了,四周灯光亮了起来,容业看着桌上的纸片,这就是女人的手段啊。

萧晓在台上站定,目光灼灼的盯着下头的宾客,伸手将司仪手上的话筒夺了过来,“各位,这视屏是我从清妤最好的朋友那里拿到的,她出国这些年,这位好朋友是帝京里头唯一去国外看过她的人,自然也是知道她这张脸是怎么来的。”

“萧晓,你要做什么!!”清妤上前想要将她手上的话筒夺过来,却被她躲开了。

“别着急,好戏才开始,你慌什么。”

台上忽然出现的女人算是将这出戏的开端给演下去了,成功的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把她拖下去,这是来闹事的!”张雪吩咐了边上的安保人员。

可是所有的保安都毫不例外的被林枫手下的人给挡住了,而发动指令的就是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容业。

“各位,我的目的不是为了戳穿清妤整容,而是为了戳穿她清家,为了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杀害了一个无辜的女人,今天站在这里的清妤,并不是今天这场订婚宴正儿八经的主人!她是个冒牌货,一个骗子!!”萧晓字正腔圆的说。

权璟霆站在边上,好整以暇,置身事外的态度,冷眼旁观盯着这场闹剧。

“权璟霆看上的,不是她,她为了李代桃僵,将原本少爷喜欢的女孩子给害死了,整容变成了她的模样,昂首挺胸的站在这里,欺骗了所有人!!”

众人哗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清妤脸色已经扭曲,指着萧晓的指尖颤抖无比,“她说谎!她在说谎,你们不要相信她的话!!”

这出婚宴,可是真的十分热闹不过了,熊妮和娜娅站在下头看着台上热热闹闹的场景,看到清妤扭曲的脸色,两人别提多高兴了。

敢算计她们老大,这都还算是轻的了......

最新小说: 在霍爷心尖上撒把糖 重回八零富甲一方 万圣山的搞事精驾临人间 赐我一场星光坠落 年下弟弟他又奶又茶 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在线 霸道总裁爱上我 妃临天下:摄政王爷太嚣张 重生后把反派甜晕了 宠婚:娇妻太迷人